返回首页 收藏中心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你以“信”的形式要与亲人分享你的幸福

  • admin

    发布日期:2017-09-27 17:10
  •  
      在2012年3月26日我的耳畔一直萦绕着耳熟能详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今距你扑向大海已经是23周年了。我清楚记得那天是1989年,是你的生日。《海子诗全编》静卧在我书橱的书丛里,每每吟读你那些朗朗的诗行,那青春鲜活的文字一如跳动的音符,在我的眼前鸣响,一位向往人生自由,渴望田园生活的海子,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眼前——
      
      你的“明天”是“想做一个幸福的人”,虽然你心系“周游世界”,而心中的幸福却是“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拥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我看来,平凡人所憧憬的幸福你都想拥有。你的幸福只是以清丽、简洁的诗语跳跃,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也许这些文字是内心苦闷的宣泄,也许是写给你所恋心爱的纸笺,终究你的期待是在“明天”……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幸福的闪电”是那么转瞬即逝,你依然喜欢将他们通知给父母和亲人,甚至生活中的每个人。你对幸福的期盼是多么的强烈啊!那么珍视!可时值那日,那“幸福”都不曾莅临过你的心海……
      
      你是善良的。“每一条河每一座山”你都“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冰冷的一切都赋予“温暖”的称谓。你多么爱“温暖”,也许周围不乏温暖,可是你的心阖里却一直是“冰冷”的。所以,你喊出了“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的心愿,那心愿是和幸福相关联的“前程”以及“终成眷属”,封闭的内心在最后依然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写到这里,我恍惚看到这些词汇就像你的眼睛,闪烁着青春希冀的期盼,灵动圣洁的冥想在指间升腾起刹那的回应,一个声音在海那边响起,“来吧,我等你……”
      
      呼啸的列车没有载着你生命去旅游,而隆隆作响的车轮却溅起了戗击生命的血花。至今我们依然清楚得见横亘在那木桩上的数码。那数码凝固着一个生命的永存,一个生与灵的永生……
      
      我一直臆想是诗的圣洁召唤起你的听觉。你的内心一定是纠结着的、矛盾着的。封闭的一切也许不容许你走出那片方寸;也许是诗,虚无了你的视觉。让你的视觉在黑暗中看到通透的光芒。所以你的《土地》是威仪而辽阔的。无论我怎么读都觉得那么遥远,拼尽我一生的力气都不会到达。但是我却真切得见:你就屹立在那里,用一份肃穆的黑色告诉我,你曾经拥有怎样祥和的青春时光……
      
      今日,我借春风之手,轻抚起那逝去的沉重,在页曳倾情的文字里寻找你的眼——那双黑黝黝的眸子。我在诗眼里找到了那份执着,用心阖漫卷的痛吟诵着圣洁诗句的心系,用凝噎的鼻息闻嗅着字里行间活泼的气息。我知道,这些文字早已代替了你不高的身躯,在文字的阡陌中伟岸,活在那里……
      
      虽然我苟活着,但我已腐朽;虽然你化作海水,生命的意义却仍旧赫然。鲜活悄然化作海的颗颗分子,只要大海不竭,你生命仍然毫无杂质,青春的气息依旧。其实,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对于真正将诗歌看做生命的诗人看来,那是那个时代的痛,是那个时代诗人的痛,是走过那个时代依然怀念那个时代人的痛!我也是痛着的,若行尸走肉一般浮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痛恨自己没有那般灵通,所以依然不能掩埋自己的生与灵。因此,我没有资格说怀念,没有勇气说纪念。与其在这里亵渎诗歌带给青春的真纯,我只能“破帽遮颜过闹市”般苟延残喘,也难能做到“躲进小楼成一统”真实逃避。因为,我的生命长满附体的脓酊,也缺乏医治这痼疾的神医。故,我浑浑噩噩,过着浑浊不堪的日子。哪日,难以忍耐其浊浊之气,也许会为之清爽一次,面对“春暖花开”,也“面朝大海”一次去吧……
      
      ——泣泪于2012.3.26深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妹妹优美舒展的歌声回荡在宴会厅里

    手机:13800766986  电话:6897-8265688  联系人:伍先生  地址:新沂市付庄开发区
    Copyright @ 2016 - 2017 新沂市豪天陶瓷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欢迎国内外客户前来选购,小龙女心水论坛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