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收藏中心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眼前这个在自己少女时期唯一暗恋过的男孩

  • admin

    发布日期:2017-09-27 17:18
  •  
      恒伊坐在东湖边的小茶苑里,看着面前的烟雨新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雨淅淅下着,眼前一派迷离水雾,仿佛雨水不把世界洗个透彻,就誓不甘休似的。她握着右拳,撑着下巴,看也不看桌面上那些精美的、让人垂涎欲滴的点心,也不想喝茶,眼睛看着玻璃窗外的雨帘。他,会来吗?许多年未见,许多事情往往可能已经物是人非了。许久未见,这次一见面就是要向别人要求一些什么,就更忐忑了。
      
      “嗨,恒伊,”元庆竟然从她的背后就喊出了她的名字,她惊讶地回头,元庆已经坐在她的对面了。他比以前壮了一些,但很匀称,肩膀和腰身的那种比例,一看就知道是在健身房里练出来的。在恒伊的记忆里倒是非常留恋他学生时期那种瘦削白皙、冷峻沉静的少男气质,仿佛希腊神话里那些整天厌食只知道哀伤地弹奏着竖琴的苍白美少年。学生时期的元庆数学很棒,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数学比赛,得过很多的奖项,是数学老师的宠儿。而恒伊的数学却是所有科目中最烂的一门,尽管她是副班长,可是数学老师一点面子都不给她,上课时常常故意为难和奚落她,让她无处可逃。而一旦到了上语文课,同样的事情就会发生在元庆身上!他的文科一直非常糟糕,语文老师也常常拿他开涮。可能是由于这种奇怪的相同状况和来自彼此是一种完全不同生物和完全廻异的思维领域的吸引下,他们一直心有灵犀地关注着对方。远远看着,人前人后刻意保持着距离,仿佛怕被别人看穿他们之间的秘密似的。他们在整个高中时期都保持着这样的关系,眼睛和心都关注着对方,却又怕别人看穿似的,刻意保持着距离的同时,却又常常疯了似的奔走在那些可能会遇见对方的路线图上,只为了可以远远地看见对方的身影,以此来得到一种画饼充饥般的满足。
      
      后来,恒伊去了武汉读大学,元庆留在广州,他读的是建筑设计,他的父亲是一个建筑工程的承包商,让他读这个也是意料中事。除了让他在毕业纪念册上写了几行字以外,他们之间连合照都没有拍过一张。那个占据了恒伊整个少女时期的遐思和梦境中魂牵梦萦的人,就这样悄然飘至降落在她的面前,隔了一张小小的桌子,近的可以看见他鼻子上的毛孔。对恒伊来说,这就像做梦一样,她站起来,微微低头,浅浅的鞠了一躬:“你好,好久不见了。”两人的目光对视,火花盈盈。恒伊觉得他长大了,强势、正直、笃定,便是恒伊在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的气场。这种感觉既让她感到心安,却又有一些小小的遗憾;自己还没有认真的、仔细的品味过他,他就这么快长大了。她做过多少次与他一起牵手在校园里飞跑追逐青春激情的梦,高中毕业后那一年的暑假,他们十几个同学一起踏单车到太阳岛烧烤,在太阳岛那座美丽的桥边,恒伊元庆和另外一名女同学一起在沙堆旁刷那些烧烤叉子,当那位女同学稍微走开一下的时间里,他抓紧时间对她说了一些朦胧的告白,她能明白一点点,但更多的是不确定······后来,那个女同学好像看出来一点头绪来,不断的试探、和追问她,还常常拿那些作为话题取笑,搞得她在那个最后的假期里只要是有他出席的聚会都不敢去了。这让本来就朦胧的一切更加不确定了。其实,她的内心真的是很想知道并确认那个答案的。想知道他是不是和她一样在乎和爱慕对方。
      

    手机:13800766986  电话:6897-8265688  联系人:伍先生  地址:新沂市付庄开发区
    Copyright @ 2016 - 2017 新沂市豪天陶瓷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欢迎国内外客户前来选购,小龙女心水论坛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及服务!